• rokey的图标一直是很出色的,国内UI算是冒尖儿了,做图标当然得向他学习。

    这是我第一次做UI,特别注意了一些细节的地方,但还是不能达到非常优秀。握拳,努力!

     

  • 目前的居處是我最滿意的了,前有流水,后有翠竹。

    最高理想——食有肉居有竹。

     竹林畔的植物,貌似蘿蔔。

    新竹翠色佳,似玉更無暇。等閒清涼意,不在帝王家。

    枝葉新梳洗,臨水照花影。

    靜窺石桌上的青苔,卻見微觀的草原。

    舊時繁華,訴與晚風聼。

    最羡慕鄰家的綠墻,單是望著,周身清涼。

    醉裏閑庭信步,春暖我先知。——左起第二位寫此句。

    家犬來康,夕陽中頗有型,pose達人。

     

  • 瑞士小賤寧Till來訪,于屋後白樺林作咖啡香煙談。言語甚是不便,以畵替之。

    輒咖啡茶話會遂演繹為春天同學畫畫會矣。

    此即小賤寧Till是也。面像還算端正。

    此人畢業于瑞士蘇黎世設計學院(Hochschule für Gestaltung und Kunst Zürich,简称hgkz),來頭不小,話説英倫皇家藝術學院尚次之。

    最齊乃的上九同學繣他,將他美化了。

    Till&Xiuxiu。Xiuxiu者,墁墁也,優秀的畫手和鼓手,南京的妞兒。話説南京的妞兒還都不錯。

    本人凃以上兩位。吾寫此二人于同時,然筆法不同,為男女有別中西有差耳。

    親愛的上九。設計達人。

    Till凃上九同學,匪氣盡顯。

    墁墁凃之,齷齪有餘。

    此時的我,被堅硬的英語單詞卡住了喉嚨。

    Till畫我,倔强的繪畫者。

    彼時天地閒一片雨水,幸哉,尚有紙筆。

  • 才吟春風句,又憐四月花。

    春天来得快,去得也快。

    花还没開夠就頹敗了,就像我还沒泡幾個妞就發現自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