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發現我現在更新的頻率很奇怪,基本一月一次,時間略有偏差,而且那幾天都會痛苦。

    這個月的東西很莫名,在電腦前涂鴉偶然畫出個臉來,上九說你畫張全身吧,我就嘗試畫開來,痛苦就開始了。結果試了很多全身的POSE,跟這個頭部怎么也搭不到一起,幾番反復卻畫出個半身出來。

    以前畫寫生,總是局部畫法,從一個眼睛或者鼻孔開始讓細節蔓延到其他地方,但是這一招在畫CG的時候基本沒用,因為我都不知道我畫的東西具有怎樣的細節,整個過程其實是在不斷的畫、推翻、改進、重畫中推進,開始根本無法沉湎于細節,只有越來越明朗越來越肯定的時候,細節才慢慢地浮現。

    我開始嘗試不讓角色整個暴露在光照之下而是一部分隱沒在陰影中,以期帶來戲劇性和場景暗示,雖然不習慣,但一定要堅持下去。

    上圖:

    細節:

    這個人的臉部是最先完成的部分,鬍子一開始有,後來被我抹掉,最後還是加上了。

    盔甲的細節是邊畫邊想邊加的,差強人意。手還不夠生動,下次努力。

    劍上的四個字是“無滅無斷”,取自《三十二篆金剛經》,這種篆法叫“懸針篆”,勁利非常。

    畫這個鳥的細節的時候參考了不少圖片,最開始的形是自己畫的,所以基本沒法說它是哪一種鷹。

    六月轉眼即到,祈禱一切順利,天氣不要太熱。加油,兄弟們!

  • 最近做的圖,源于對秋天的一些記憶,還是用3ds MAX和Vray弄的。其中樹葉子的建模和材質試了很多辦法,最後還是用透明貼圖搞定,效果差強人意。下面是渲染的最終圖片和線框圖。

    這是一些細節,個人比較心水銅錢的材質,我果然是錢奴么?瓦卡卡~~~蒲公英的效果比較有電腦味,不是很柔軟細緻,先就這樣吧,我喜歡這種稍微強烈一點的感覺。

  • 透明技法就是先画素描再罩染颜色的绘画方式。这样可以在画的时候不用同时考虑明暗和色相的问题,以前我总是不屑,现在才知道自己浅薄得紧。

    最近很迷唯美主义时期作品,顺便知道了新艺术运动的莫里斯和他妻子简还有画家罗塞蒂之间的八卦。顺便了解了比亚兹莱原来是个26岁就早逝的美男子。

  •  這個人哪個國家的捏?偶不知道,只知道他從左邊第三顆牙縫裏擠出了輕蔑的一聲——“呸!”

    杯子和勺子都是和九買的,拿他們來小試VRay lighting還是口一滴。

    网格图。